”戴师傅表示 男子地铁随地吐痰 恒大一天痛失两将

“双11”快递员“苦难日”:1小时要撕千份快递单 (图1) 11月13日,“双十一”结束已两天,大多数人还在把目光聚焦在商家的发货时间和不断变化更新的物流状态上。据推算,今年11月11日至16日期间,上海快件揽收量或将达1亿件左右,峰值日揽收量预计近2000万件。10年前,快递员这一行还属“自由职业”,不抢时间不受拘束,“每天上午送完货还可以睡个午觉。”但是谁也没有料到,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记者昨日和申通快递的戴师傅一起送了大半天快递,亲身感受了堆积如山的快递背后,快递员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的辛苦。面对让人透不过气的快递大山,效率、服务态度等标准也常与实际收入挂钩,“双十一”这场全民狂欢节,成了快递人员的“苦难日”。购物节:快递员的“苦难日”“现在申通每年‘双十一’都得招上百名临时工。”戴师傅边开着车送快递,边与记者聊。虽说是周末,但是上午八点半的松江区茂盛路却早已被来来往往的大货车堵住了去路,继续朝前,申通快递中转站的大门也被围个水泄不通,穿着蓝色马甲的临时工聚集在一起,准备为已经打响的“双十一”快递大战献出一份自己的力量,在中转站大门的一旁角落,还有工作人员坐在一张“招人”的告示牌前,为自愿前来做临时工的的人登记。2006年,刚迈入快递行业不久的戴师傅还可以在每天上午送完货后,还可以回去睡个午觉,“那时候快递还没有现在这么多,比较自由。”而现在,他必须早早在六点半的时候进仓库开始收件,才能不耽误一天的派送进度。“打包、分件,派送的时候才能节约时间,不然上午的快递量就会送不完。”戴师傅说,他不是特别喜欢“双十一”的存在,因为每每“双十一”到来,就是快递员“苦难日”的开始。时间指向上午9:30,在连续三个小时不停不断的工作后,戴师傅“嘭”的一声关上了后备箱的大门,准备开始一天的送货。他负责中转站附近那一片工业区的派件任务,几年前自己掏钱购买了一辆小面包车,相比派送小区快递时使用的助动车,面包车方便不少,除了驾驶员的位置,整辆车上装满了包裹和蛇皮袋,戴师傅笑道,“周日快递其实不算最多,因为工业区很多上班族今天不上班,但已经很忙了。”送货:下车用跳楼梯用跑对工业区的快递派发而言,周末是特殊的,戴师傅会习惯性地提前一天确认好收件人第二天是否上班,他的手机里有一个固定的短信模式,语气、称呼的使用避免了所有的不礼貌,一个一个电话或短信询问好后,送起货来就会方便许多,“有些门卫不愿意收货,确认好不至于白跑一趟。”戴师傅将车停在企业门口,开门、取货、拉单,动作一气呵成,如果不需要进大楼内,平均一分钟就可以送完一单。与小区人家送货不一样的是,工业园区大多属于企业内部人员的快递,一次性经常会有好多件货物需要一齐送出,如何在满车的快递中正确挑出属于该企业的包裹是个技术活儿。“整理的时候就记住包裹都放在哪里,这样就好了。”戴师傅解释道,“毕竟准确记住接下去派送快递的摆放位置,可以快很多。”在许许多多的收货单位中,记住货物数量和货物所属企业本来不容易,但对戴师傅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干多了就知道了。”对快递行业来说,“快”成了一种信念,戴师傅走起路来脚底生风,“你们没有真正送过快递,所以不明白时间对我们的概念是什么。”下车用跳,楼梯用跑,戴师傅给自己的要求是,上午一定要将车内的几百件快递统统送完,“因为除了送货,之后还要取件,到了下午还有货。”他粗略估计自己“双十一”的工作量,“应该上万件了吧。”但即使再追求速度,遇到需要将快递投掷“收件宝”快递柜的情况,戴师傅也束手无措,这个原本是为了方便市民取货、快递送货的快递柜在戴师傅看来则是属于“特别浪费时间,但是没有办法”的存在,输入收件人手机号、输入密码、扫描二维码……必须完成一系列流程后快递柜的大门才会慢慢打开,而更多时候,因为二维码的扫码器位置设置,戴师傅必须努力将包裹倾斜45度才有可能扫码成功,包裹方方正正的外形却总是多次让扫码失败,“对快递员来说,快递柜有时候并不方便。”收入:月收过万那是夸张从清晨到10点30分,戴师傅便完成了上午的派发量。上午的快递派发结束后,戴师傅便开始一天的取件工作,由于企业需要收取的快递较多,快递单也随之增多。在某供应链管理公司内部,打印机一刻不停地工作,戴师傅蹲下身拾起厚厚一叠快递单,一个人坐在一边将快递单内其中两张回单扯出,“左手按住封条口,右手把这两张回单撕下,再用食指和大拇指一捻。”他一边操作一边讲解,根据经验,一个小时,他可以撕下1000份快递单。记者昨天也尝试手撕这个快递单,撕了几十张以后,左手就累得动弹不得了,戴师傅的辛苦可想而知。“网传快递员一个月收入上万,是真的吗?”根据戴师傅此前的讲述,快递员的收入挂钩于收发件的数量,如果是派送件,工业区一单0.5元,小区一单0.7元,而收件则是根据运费的百分比去提成,“一个月上万,那是极个别的例子。”戴师傅摇摇头,对多数快递员而言,送快递并没有底薪,以快递数量算提成为总收入,而“双十一”一过,快递数量就会有所减轻,日均大约在千件左右。“还有很多报废的快递单,你们并不知道。”在戴师傅的副驾驶座前放了厚厚的一叠快递单,“这些都是报废单。”戴师傅解释道,“双十一”期间快递公司限流,“为了减轻下游压力,许多大件都不被配送,这些就是大件的快递单。”而大件快递限流的情况要持续到22日才截止,“虽然’双十一’期间公司有一定的报废量,但是超过这个量,我们一样要罚钱。”戴师傅笑称:“收件人是我的上帝,客户最大。”还在2007年的时候,戴师傅就因遇到客户欠债不还的情况而让自己的收入大打折扣,“那家公司周五还开的好好的,周末突然就倒闭了。”回忆起来,戴师傅还是叹了口气,“那时候欠了六七千元,干了一个月的提成说没就没了。”和所有的快递员一样,一旦遇到投诉,戴师傅也无计可施,“做我们这行最怕投诉,顾客一投诉,我们这单的提成也没有了,遇到丢单,还要赔偿。”心声:希望客户多些温情如果轮到一般工作日,戴师傅的午餐都成了一种奢侈,“不是不想吃,可如果回单位食堂,人太多浪费时间。”忙的时候,不吃午餐也是常事。戴师傅有一个同事,负责派送小区散户的快递,“‘双十一’的快递多到他单单上午的量就有23个蛇皮袋。”而这23个装满包裹的蛇皮袋,一直从上午8点开始派送,到了晚上8点都还没有送完。据了解,快递员每天都会去两遍仓库取货,分别为“上午件”和“下午件”,戴师傅表示,如果速度够快送完上午件,到了下午又会继续重复上午的送货模式,“天天这样干,时间都很紧。”戴师傅在工业园区送了十年,和所有的门卫关系都很好,“他们都认识我,所以很多时候就能把东西放他们那里。”说这话的时候,戴师傅颇有些得意,“我们都不是那些白领、金领,所以大家都很好说话。”戴师傅表示,他一直都知道快递这行的服务性属性,但在这么多年的快递生涯中也多多少少遇到过许多让他无奈的事情,“有些客户睡觉没接电话,就说我们不通知,”戴师傅解释,很多时候收件人未接到快递电话,快递员便选择先送其他客户的快递,“但客户要求服务性行业就要服务到最好,于是转脸就去投诉。”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很无奈,决定委屈。 实拍双十一后的快递拣货现场 小哥低头忙一天手不停 (该视频仅供延展)动动手指,随时查询交通违法!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关注腾讯大申网! 欢迎关注腾讯大申网微信(微信号:dashenw)相关的主题文章: